中华诗词网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回复: 0

顧青翎:《全非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27 11: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顧青翎

顧青翎
顧青翎

  顧青翎,湖南漣源人,銘社社員。

  余之爲詩,初不甚在意,自壬辰歲始稍致力,至此五年矣。之燕之粵,就楚就吳,積年行跡,羣賢過從,略志於斯。然率爾操觚,所存頗蕪,今聊作刪削,都爲一集。鄭蘇堪詩云「一生負氣恐全非」,因以名之。

  都門春日漫興〔以下壬辰〕
  漫說東風度帝居,春陰依舊峭寒初。幾回玉殿雞香暖,十載金臺馬骨虛。座上簪纓空漢季,人間文字已秦餘。慣逢四骸家日,例看丹墀下詔書。三月五日大朝。

  與董大
  堂上高朋酒滿缸,相逢哀樂又殊邦。風塵此日人偕老,湖海經年氣未降。後約千言應可再,前盟一晤已難雙。煩君慰我多流轉,好寄新詩到粵江。

  與韓冰
  掉首東萊路未荒,拍歌聊遣別離場。幽并氣洗千金骨,兒女情添一夜腸。兩字持君惟少飲,半生誤我是多狂。黌門此去應無恙,遮莫棲遲感稻粱。

  與牧之
  歧路傷春信可悲,聊將樽酒對君垂。薊門裘敝留無計,粵海帆孤去更疑。作別應歸飛絮後,尋芳都誤落花時。側身何限茫茫感,衹合顛狂一醉之。是夜歸後復飲。

  桃花
  家國當時事已空,愁看漂泊付東風。媚香樓下花千本,不是潮紅是血紅。

  枕上
  人海稚碛嬘謿棧蛏虬俑幸箤㈥@。夢中富貴千鈞易,紙上平安兩字難。負盡春暉恩更苦,嘗來世事味都酸。那堪問訊俱無恙,忍自丁寧各勸餐。家慈病情難卜。

  網上聊天
  花盟酒約年年事,北去南來會面難。
  此刻值君新問訊,數行刪盡答平安。

  過天安門廣場
  禁樹蒼茫起夕煙,紫微青瑣望相連。貔貅隊肅行人駐,龍虎儀高御旆懸。內禪無非歸舜代,大寒應不減堯年。丹墀雅頌羣公在,明日新呈定有篇。翌日「十八大」閉幕。

  送藥藥歸湘
  歲暮窮居況送歸,雪殘誤認劫灰飛。時「瑪雅末日」後數日。幾經世事身初倦,一別家山夢漸微。託命各傷前路杳,論交還恐舊遊非。重逢倘及春光好,嶺外相期再典衣。

  書李合肥絕筆詩後即用其韻
  末世功名在馬鞍,當時畢竟補天難。非關後死身無繼,但見中興業遂殘。幾度亂橫滄海水,百年各筑帝王壇。沈沈莫展遺篇讀,國步民情忍重看。

  一千兄以「前身或是孔乙己」爲句囑余成律強湊不得聊作一絕以應
  前身或是孔乙己,餘事且爲朱子庚。但得梅花供一笑,任從蠹死了窮生。

  寄從山兄即用原韻〔以下癸巳〕
  歡會重招更幾時,別來長愧答書遲。遊燕跡往都成夢,度嶺途荒益可悲。帝里物華春澹宕,蠻天花信事支離。枉君多問圖南策,衹在西崑半卷詩。日讀《西崑酬唱集》,聊以銷暇。

  與子顏
  樽酒論文一夜心,頓教歧路到而今。天風海雨春方去,蜃氣鯨瀾晝亦陰。聊有片歡虛記憶,可無餘景好登臨。南來縱作重逢想,怕共支離看陸沈。

  消夏詞
  苦潦兼旬詎有期,壓城竟日墨雲垂。誰知海雨天風外,尚有鷦鷯守一枝。苦雨。
  風雨連宵興未闌,沈沈終見夜如磐。江山劫盡還如此,真作蒼茫隔世看。讀《嶺雲海日樓詩鈔》。

  有感
  終古天心晦莫猜,長聞滄海化浮埃。防川善策仍周政,去國畸人盡楚材。城郭無存歸鶴表,冠裳又換釣魚臺。燃街剩愛榴花好,猶作葳蕤不肯灰。於博客讀諸前輩大作,亦書此五十六字。癸巳四月廿六日凌晨。

  送寒學北歸
  失路交遊幸未殫,與君身世壯心闌。浮家並覺年何促,論局空爭劫大難。幾日樽收炎雨散,平生句共海風酸。叢殘此後終非計,各向侏儒羨飽餐。

  秋荷
  可知明月近新霜,搖落西洲自耐涼。不復弱枝巢翡翠,尚留殘蓋護鴛鴦。數番秋信波應湥淮绱盒囊庳M忘。肯待田田青碧後,鬧紅再與結風裳。

  步韻奉題銘社六週年兼寄社中諸子
  消磨短景氣橫秋,屈指年華去不留。六載亦曾叨後進,一編已久愧先憂。求田策好終難問,越海槎荒詎可浮。贏得雨風閒管領,共君努力學時流。

  鵬城中秋用丘倉海韻
  背月高樓思淼然,昏昏海氣正浮天。山河畢竟澄方好,身世從來計未全。燕市鵬城原浪跡,釵盟鈿約信何緣。阿爺寄訊無多語,但數郎當第幾年。

  海邊
  山向城中出,秋從海上來。龍腥自風雨,蜃氣更樓臺。地僻宜居慣,詩疏仗酒裁。明堂多近事,慷慨轉深哀。

  甲午生日自題〔以下甲午〕
  樓外殘燈入室明,況兼相警雨風聲。顛連自感傷前跡,繾綣多憐夢隔生。鴻爪經年仍負氣,蛾眉此夕最關情。玉璫莫誤雙成聘,桃梗漂流更啟程。

  劉公島懷古
  魯戈不挽夕陽頹,衹道前朝事可哀。大海玄黃龍幾戰,諸天蒼白雁孤來。紛挐世局原無異,韜晦兵機信已胎。誰念釣鰲驅鱷際,草痕青上舊時臺。

  綺懷
  小徑燈幽照影清,繞廊花竹不分明。低徊坐久渾無語,棖觸歸來別有情。夢後長疑香到枕,夜深曾見雨傾城。綺園風物何從記,忘卻當時玉笛聲。

  綺語丁寧夢尚溫,拚將薄怨換輕恩。此時宛轉情無已,他日因循事可論。衹道一門齊柳絮,翻憐雙槳誤桃根。從今莫學文園病,琴外先醫酒渴魂。

  廬中兄有詩見寄賦此以答
  相望天海結重陰,心跡冥冥略可尋。豈意江湖成久滯,賸將風雨託微吟。百盤南粵秋初到,一髮中原暮正深。文酒敢期論碩果,李拔可《碩果亭詩》。來宵披卷各銷沈。

  重過洪湖公園看荷高樹亂蟬暮色四合花已零落殆盡矣惘然賦此
  秋暖能回幾日暄,湖堧強爲訪殘存。猶思並坐憐相倚,誰意重來對不言。宿雨添成深積潦,墮香尋得未銷魂。無端莫過池亭去,風葉涼蟬已夜昏。

  家大人五十生日怱怱一歸明日復將返粵鐙下絮談書此
  一語鐙前抵夜寒,可堪託病即云安。起居平日支持穩,哀樂中年祓禊難。知命強看秋過樹,信天終見水迴瀾。寬懷此夕全無策,忍檢來朝客袂單。

  秋蝶
  前日晚歸,見道旁三角梅猶盛,爲之攝影稍駐。時有小蝶在側,已去還來,如裴回戀此寒馨者。僕自癸巳來粵,萍寄枝棲,經年耿耿;天風海雨,觸緒茫茫。夕照層樓,每起壑蛇之歎;暮陰歧路,不無秋蝶之哀。低徊自感,拉雜成吟,爲賦十韻。
  與君緣會晚,逢在節涼時。煙薄風來勁,雲多月上遲。流連依露蕊,偃蹇抱寒枝。影認春前跡,神遺夢裏姿。未勝腰嫋嫋,已是翅垂垂。對景懷殊惘,尋芳事亦悲。有情棲不定,無力去還疑。此日俄云暮,他生或可期。銷魂聊自爾,委蛻竟誰知。徙倚微馨謝,茫然失所之。

  題所繪荷花瓷盤
  倚岸一枝清挺,涉江幾度新涼。歸去莫教攀折,要他深護鴛鴦。

  週年
  忽忽經年影事遷,烏絲迳砝p綿。前盟比石心長在,後約聽潮諾已愆。取次因緣殊未託,尋常哀樂倍堪憐。如斯燈火溫存夜,贏得低眉一默然。

  妙句樊南手自裁,一年心事付低徊。池亭影記搴裳過,門巷聲傳響屧來。明日安排仍百拙,斯時慰藉衹微哀。洛川辭賦終何用,枉費陳王側艷才。

  歲晚寄梁老
  早從奧雅想風儀,架壁淵玄未敢窺。交契豈惟同社誼,紀遊猶欠歲寒詩冬心氣類渾難問,夏口書郵枉見貽。一技雕蟲今亦減,片言欲報可無辭。

  讀方正學先生傳〔以下乙未〕
  孤臣著述詎迴天,史例君家事可憐。晁錯虛陳興漢策,魯連寧蹈帝秦年。儒林一慟曾誰省,書種千秋有不傳。正學精樟艋蛟冢シ蛩故栏艺撡t。

  往蓮花山公園看桃花至則花已謝盡遊人告余遲來半月矣
  枝底遷延忍遽迴,幽襟攜手與低徊。林隈向晚陰將斂,雨後含嵐燠又催。浹日容華愁不遇,傾城裙屐豈重來。平生未盡心如此,立遍東風一畝苔。

  惠州西湖
  鴻雪重留跡,鶯花偶趁閒。來當樓影沒,坐到槳聲還。月與人雙璧,燈融水一灣。湖山遺想在,無語倚低鬟。

  訪碑仍眷戀,買棹更猶夷。竹樹皆如此,廊橋信所之。堤浮春水滿,塔倚夕陽遲。迴首花洲路,重來若可期。

  送別
  攜手河梁一別輕,云何更遣此時情。眉邊草草辭難就,鬢底遲遲語不成。繭破絲纏仍婉孌,曲闌人遠已分明。絕憐幾日傾城雨,終見文鸞海上行。

  杜郎傷別枉稱才,到此東風事可哀。篋底尚留鴻照影,人前多誤鴆爲媒。幾知結習曾何益,一念春心有未灰。他日憐渠應惘惘,恐無魂夢涉江來。

  漫道流光似擲梭,別來每奈不眠何。垂眉失彼燈前話,顧影憐誰鏡裏波。箋葉書零能有幾,瓶花香在已無多。衹今迢遞吳淞岸,怕聽新翻子夜歌。

  遙向風波問起居,及論諸事各欷歔。圍城此際途方昧,借箸當時計或疏。前鑒不忘庸至是,後期縱遂豈如初。怨猜別有傷心淚,託與江魚一紙書。

  雨中過豫園
  一再淹徊去未能,名園偕過倍銷凝。觀荷曲沼言猶昔,聽雨虛廊夢亦曾。水石百年其可待,海桑三宿信何憑。隔江看取層陰重,冪歷樓臺上晚燈。

  連天雨晦閉樓兀坐用滄趣樓韻
  重雲得雨晚逾蒼,雁去緘聲竟別行。避事已輸深變局,持心烏有暫安鄉。微茫海市迷冥晦,偃蹇層樓失落陽。慚及故人相問意,徂年從此莫聊浪。

  紅塵生日有寄
  樽酒能爲此日歡,片言莫更助辛酸。齊家計重君方瘁,臨事才迂我亦難。再見想期年後樂,一談曾接歲時寒。心燈倦夜留相照,恐在秋涼各未安。

  生日
  檢點良辰又一年,侑歡強共可人憐。分糕語謔成前度,題句詩遲乞後緣。心事各餘潛夜雨,鬢華都入漸秋天。縱教微意能如昔,已換溫柔到惘然。

  誰意重逢益可傷,當時小別信荒唐。相依暫顧燈前影,不語真疑夢裏妝。到骨終須銷夙怨,斂眉無計避新涼。虛樓坐遣芳辰換,聽徹秋霖夜未央。

  秋螢
  禁苑繁華事已非,年年傍水若無依。婆娑腐草饒生意,衰颯寒花感物機。孤影不隨風勢墮,弱光偏趁月明飛。秋心寸焰憑誰暖,分付涼天夜氣微。

  晚歸即景
  向晚廉纖驀又收,車潮人海各歸流。霓燈幻襯秋陰闊,一段新寒已上樓。

  聽濤
  一語終宵意莫名,凝灰忍記欲寒盟。錐心來日沈沈在,闔眼當時惘惘生。未免如斯成了局,可能無益是深情。絕憐滄海微禽志,詎抵風濤永夜聲。

  自杭州返深圳復有作〔以下丙申〕
  千里役奔走,所衷谝皇摇5弥u朝昏,幸不嫌倉卒。月費二千金,頗喜足容膝。聊爾安起居,諸端粗云畢。紛紜事既定,縱留豈可必。遷延者再三,繫日苦乏術。臨期更躊躇,忍淚辭門出。登車數欲語,執手言忽失。天地其茫茫,前路渺蕭瑟。我行終須發,艱虞惟自恤。一旦別君去,後會知何日。從茲風波生,憂思成痼疾。夜較來時長,轟轕助鬱律。胡以遣此懷,忉怛且擱筆。

  謁宋少帝陵
  林阜逶迤尙可尋,海門潮接暮雲陰。百年風雨存殘蹟,當日衣冠想嗣音。
  人事漫稽遺族譜,事見《趙氏族譜》。地名猶鑑弼臣心。陵在赤灣。厓山不見斜陽隱,那向神州問陸沈。

  姑蘇絕句
  曲坊信步晚煙生,小駐迷蹤莫辨程。本自胡涂原不誤,歸時合向此間行。過曹胡徐巷,日晚燈昏,誤識爲曾胡涂巷。

  撐空孤影出斜曛,梵唄蒼山寂不聞。千載津梁應亦倦,不妨欹側枕秋雲。虎丘雲巖寺塔建成於宋建隆年間,塔身傾斜。

  美人香草傍泉根,清味難湔古毯邸K浬轿孪I遍,往來誰與弔幽魂。真孃墓遊人絕少,偶有經過,亦不少留。墓亭有聯云「香草美人鄰,百代艷名齊小小;茅亭花影宿,一泓清味問憨憨。」

  長河雜詩
  小倦堪銷夜,長車又入杭。海東雲戢影,江上水微光。道路平生左,身家一味涼。此程無可說,去去衹倉皇。

  地僻炊常拙,樓高日自磨。海氛臨郭黯,山色過江多。未有長留計,其如暫寓何。園榴有餘焰,生意惜婆娑。

  屈指將三十,徒存未立身。逞頑猶負氣,託病即安貧。世事依違後,人情冷落頻。累君青顧重,何以報相親。

  遮攬青鸞泣,芟除白髮看。至言猶在耳,深願但刳肝。歲去何由待,緣微或已寒。哀哀相決意,各自勸加餐。

  謁張蒼水祠墓
  穆穆崇祠枕水隅,碑前久立想持扶。復讎種蠡原無術,乘勢韓彭各有圖。山色應如當日好,《清史稿?張煌言傳》:煌言至杭州,廷臣賓禮之。九月乙未,死於弼教坊,舉目望吳山,歎曰「好山色」。賦絕命詞,坐而受刃。濤聲恍覺一時俱。歲寒老木青蒼在,抔土徘徊衹自吁。

  孤山放鶴亭晚坐
  胎禽消息渺難知,小萼妝容故故遲。城郭漸隨寒碧斂,湖山剛與晚陰宜再來恐或成孤往,此去何由問所之。坐對空亭喧凍雀,可堪暝色向人垂。

  注:本文摘自“铭社”公众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华诗词网校 ( 冀ICP备12021185号-5 )

GMT+8, 2018-11-20 20: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