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华诗词网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中华诗词网校2000人群 每日签到领诗币
查看: 1699|回复: 0

《新文学评论》对李伟亮的访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2 22: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文学评论》对李伟亮的访谈

李伟亮

李伟亮

  一、请介绍一下您走上旧诗写作之路的历程,有哪些关键节点和事件?
  机缘巧合吧,应该说从很小就对旧体诗有感觉。初中开始,也写过一些顺口溜。我后来整理旧物的时候,在一个日记本上翻到“朦胧枝上闲生月,并落村头缓缓烟”,幼稚得很,但算是最早碰巧合律的句子了。
  2006年我上大二,没事喜欢在图书馆看书,当时看了许多文艺批评类的东西,涉及到旧体诗的尤其喜欢。王维的“遥想手法”印象很深,也是从那时开始喜欢冯延巳的。至于关键节点就是翻着翻着翻到一本杂志,名字叫《诗刊》。我并不知道诗刊是大刊,印象中那时候的诗刊后面有四页旧体诗之页,我看了之后非常惊讶,居然当代的人也写这个。跃跃欲试地把平常写的东西按照地址寄过去,不久收到当时的责任编辑江岚先生的退稿,后面附上意见:“立意颇佳,但是格律不合,请依律而作,必有进境。”
  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写诗要遵从格律,便去图书馆查了资料,找当时在广东上学的朋友问了闽南话里面一些字的发音,了解了入声字。这应该是第一个关键节点。
  2008年上网,中华诗词论坛、菊斋、天涯诗词比兴都转过。河北隆尧诗词学会的燕赵风骨版块交流比较多,师友们都很鼓励我,我也整天泡在论坛上,最初的练习是在那里完成的,我后来在诗中写到:“小坐屏前听宿雨,少年学步在隆尧”。
  2010年初非常荣幸跟随宁乡熊东遨先生学诗,这也我学诗生涯中非常关键的了。除了听课,学习老师的课上讲解评改,我在课下将老师的诗稿、诗评、文章反复读了很多遍,非常受用。应该说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传统东西的继承和融入现代人情绪方面有了初步认识。
  这样坚持一年多,2011年的作品满意的也多了。
  2012年参加中华诗词杂志社第十届青春诗会,当时学会顾问周笃文先生赠我八个字:“散淡人儿,风致绝佳。”
  我知道“散淡”这个词在一个阶段内对我来说是褒奖,以至于一段时间内大家都以是否“散淡”来评论我的作品,这个词语代表我个人的生活状态和态度,但反过来看,我感觉到了“符号化”的限制。一旦被所谓的某某标签限制,就很难进步。从2012年我开始更多的思考,毕竟自我突破很难。这期间海天一、东柳、月依然、弹铗室主人等给我提醒较多。
  中华诗词杂志社执行主编高昌先生说:“写温暖的诗,走光明的路,做干净的人。”也很触动我。
  2016年应该是最近的一个关键点,夏天我去北京中国诗歌网工作,工作上的变化、生活上的无奈以及抑制不住的情绪,让我对旧体诗表达自我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有情绪”“说人话”成为我判断一首诗是否合格的重要评判标准。
  有情绪,是不以理智打动人,不能凭借“有意思”,而是作者内心不得已而又不得不发泄的感情。
  说人话,是不说大话空话假话套话,不说鬼话,不说神话,不说古人的话,要说自己的话,说真话。
  从这个标准来看,很多诗并不合格,只是很唬人而已。

  二、请问您平时是否阅读新诗?与新诗作者有否交流?您认为旧诗与新诗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大学读过,后来读的很少。与新诗作者交流不多,新诗作者大多不了解最基本的旧体诗常识。两者对“诗”的概念其实本质不同,至于交流,那是人的层面。好比一个厨子既会做山西面点,又会做宫保鸡丁。但山西面点和宫保鸡丁是两回事。

  三、能否对当代旧诗写作的现状作一番全景式的简介,存在哪些圈子、流派和风格?都有哪些代表性的诗人和作品?您自己属于这当中的哪一类人?旧诗作者是否呈现出职业和年龄上的特征?旧诗主要的读者对象是哪些人?
  旧体诗写作现状其实很多人都做了介绍,我这里没有太多其他的意见。无非就是老干体,学院派,江湖派,实验体等。其实代表性的诗人和作品真的没有那么多,解放到现在才多长时间,旧体诗热才几年,当代诗词还远远没到总结的时候。
  其实很多所谓的流派风格,更多的是传名不传诗。反而不如诸如“李子体”“金鱼体”这样以名字冠名的更具象,更见作品。太多标签只是表象,内在的作品才是根本。
  我的诗应该是不新不旧那种,不好对号入座。反正我身边很多低调的实力诗人既不属于这个派也不属于那个派。以流派圈子去贴标签是符合现在信息化的阅读习惯,但真的不贴切。反正我觉得目前的流派,有的是低估了,有的真的是太虚夸了。人是需要成长历练的,诗是需要成熟变化的。盖棺定论可以,十几岁二十几岁就要封号,有点早。
  旧体诗的作者年龄段现在越来越年轻化了,范围很广,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都有能写几句的。职业上也挺杂的,老干部、公务员、教师、企业家、职员、下岗失业者、学生等等吧。人数比例的话,相对工作稳定有点闲工夫的更多吧。
  旧体诗的写作,古人是要当官,为天下为帝王为百姓负责,写诗是余事。今人要养活自己,对家庭对父母对老婆孩子负责,要追求更好的生活质量和真理,写诗也是余事。
  处理不好自己的生活的人,不是好的作者。不要因为写诗耽误事,忘了肩上的责任,这是当代人写诗的底线。
  旧体诗的读者嘛,不清楚,反正差不多的读者都想成为作者。当然,这是好事。

  四、您如何评价当代旧诗写作的成就?与唐诗宋词的辉煌时代相比如何?与当代新诗相比又如何?
  还是那句话,当代旧体诗远远没到总结的时候。当代新诗也应如此吧。毕竟新诗诞生才100年,两者的比较,还要等再久一些吧。

  五、在当代语境下,旧诗写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您认为旧诗在未来会有怎样的前景?很多人认为旧诗是一种落后的文体,它无法有效地表现现代人的社会生活和思想情感,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案就在问题里呀。旧体诗的写作难点就是结合当代语境的问题,就在对传统的传承与当代人情感表达的切换上,这是个度的问题。太古少了自我,太新夺光了旧体诗本来的味道。我认为旧体诗未来不会太热,也不会太冷。旧体诗不是商业,不是投资,不必谈前景,她如一泓活水,涓涓细流,不停不止。
  很多人,事情往往是坏在很多人手里。

  六、您认为旧诗写作者应该具备怎样的禀性和知识结构?比如需要阅读哪些书籍,增加哪些阅历,培养哪些品格?
  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学诗和成为诗人。
  人人都有权利学诗,多读古人的佳作,自己尝试写作,都是很好的事情。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诗人。做诗人很苦的,不仅仅是文字上的,而是天赋、经历、际遇多方面的,不是发发小牢骚就好,要与这个世界不能调和的。
  至于书籍,太多了。把《唐诗三百首》翻开,看到谁的风格语言自己喜欢,就去翻这个诗人的选集全集评注,宋清民国诗都是这个办法,百度一下,书目多的是,这是最简单也是扎实的功夫。
  另外,当代的诗人作品也要看,从相同时代的人身上学来得更快,但须自我辨别和提纯。我的老师熊东遨先生的《忆雪堂选评当代诗词》里面的诗人、作品、风格就足够借鉴了。

  七、旧诗是否特别重视渊源和门户,当代的任何一位诗人,都能从某位古代诗人那里找到渊源,是这样的吗?
  学古人不是为了像古人,而是从古人那里体会找路径,找到写诗的法门。学古人是为了成就自己。就像我们学说话一样,学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都可以学,学会了是为了发出自己的声音。
  今年夏天在白洋淀我有幸向津门曹长河先生请教,席间谈到了清代的黄仲则,我说黄仲则古风像李白。曹先生说,那他的七律还像李商隐呢,而他的绝句“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更是他自己。这才是谁都没有的。
  重视渊源是对传统的尊重,尊重门户是尊师重道。这是判断做人的标准,但这些不是判断诗人的充分条件。
  有人引领,有法可依进步会很快,但我重复一下,学诗和成为诗人不同,诗人是天生的,教不出来的。

  八、有人说当代旧诗的出路在于创新,您是否同意?较之古代,当代旧诗发生了哪些新的变化?
  真不是。与众不同,别开生面是好事,但我个人对诸如“创新”“改革”这样的词抵触。旧体诗走到今天,前人的尝试实验应该是很多的,留下的是经过时间检验的,我们去看看那些流传的作品,本质上是一脉相承的,绝对没有割裂传统。我们要做的是先把这个传统续上,而不是动不动创新。
  包括前边提到的一些比较现代的流派,我觉得他们也不是创新,而是换了一种传承的方式。
  所以,与其说创新,我更愿意用戛戛独造这个词。

  九、您的作品具有怎样的特质?能否结合一两首具体作品作一番自我解读?
  我满意的作品不多,谈不上什么特质,只是在尽量追求个性表达,尽量用最好的形式说真话。
  如果要选的话,我愿意以下边这首为例:
  诗会归来寄诸诗友(选一)
  江山北去路迢迢,夏梦风翻午夜潮。
  为报辽南人未睡,灯前我亦坐通宵。
  这首是我二零一二年参加青春诗会后写的,那一年青春诗会在辽宁大石桥召开,碰巧这位朋友便是当地的。他的网名叫南山草堂,为了协助会议召开,为了等我,一晚上没有睡,随时看手机等我消息。我在返回后写了这首诗。前面是描述,平铺直叙。江山北去,夏夜如水,我是第一次坐火车去北京以北,没有动车,只有快车和慢车,车次也很少,而且时间紧张买不到卧铺,所以我在硬座上坐了一晚上,也是没有睡好。他没有睡,是为了等我,我不睡或许是为了感谢他不睡。我不太喜欢分析自己诗,姑且这样说吧。
  我的好朋友弹铗室主人说这首诗有情绪,前面的意象挺大,转结回到眼前。想象友人不睡,回到自身不睡,情景感有代入感,真实不做作。
  这是一首,再选一首近期的。
  夜半
  夜半妻来电,接电妻不语。
  小儿唤牧云,应声犹吞吐。
  央我乘夜归,归来买手鼓。
  央我陪他眠,摇篮唱老虎。
  我言客京华,回家逢周五。
  夜里无班车,今夕况大雨。
  牧云那得听,哽咽泪如注。
  声声揪我心,彷徨失出处。
  妻止小儿啼,妻言小儿苦。
  几度睡不成,念念唯思父。
  朝上幼儿园,放学日已暮。
  急走入家门:爸爸哪里去?
  北京是何京,可通门前路,
  火车何时来?追问不停住。
  啼声忽又高,我愁妻转怒。
  呵斥语渐悄,不知睡着否。
  此时雨淅沥,郎当响硕鼠。
  夜风扑窗棂,黎明犹倒数。
  这首诗我不想说太多。反正当时的无奈,不得已,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子曰,辞达而已矣。如果说文字的功夫上有欠缺,那是另一层面的问题了。

  十、您认为诗歌写作的意义何在,是一种个体的的言说和宣泄,还是某个群体的代言,抑或是一种改变社会的工具?
  如果三选一的话,我的选择是一种个体的言说与宣泄。所有旧体诗的大诗人都没有想着成为大诗人,而是追求他们内心的那一份美好。很不现实,很虚无。但人生本来就包含现实的和虚无两部分。
  我之所以选择第一个,是因为如果每个人都管其他人这个世界会乱成一锅粥,如果每个人管好自己,这个世界会很和谐美好。

  十一、您认为您的作品能流传于世吗,为什么?
  不会。属于旧体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都是普通人,早晚会湮灭在历史长河中,做好一个普通人该做的事情就不易了。如果老想着作品流传于世,想着建功立业,想着自己的名字彪炳史册,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很多祸事都是这么来的。

  注:原载《新文学评论》2017年第二期。



您好!您暂时不能浏览帖子的全部内容,请 登录 | 没有帐号? 立即注册QQ登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华诗词网校 ( 冀ICP备12021185号-2

GMT+8, 2018-8-19 23:5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