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网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5|回复: 0

在杨荣祥教授《一笠翁词稿》研讨会上的发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7 14:4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杨荣祥教授《一笠翁词稿》研讨会上的发言

《一笠翁词稿》研讨会

《一笠翁词稿》研讨会
研讨会现场

  人生到了过了不惑之年又好几年的年龄,我在内心一再提醒自己,要做减法,可参加可不参加的会议不参加,可担任和不担任的职务不担任,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安安静静守住自己心灵世界。我要说的是,杨教授的研讨会不仅要参加,而且要认真准备,尽管我的时间很有限,我还是准备一篇文字稿,以表达我对杨教授的敬意。

《一笠翁词稿》

《一笠翁词稿》
《一笠翁词稿》封面

  第一,杨荣祥教授自己把自己培养成文化学者、诗人和有古典意味的文人。我有幸几年前阅读杨教授另一部此稿,并于2015年国庆节的台风中写下如下文字:“庞德说过,艾略特是自己培养自己。杨兄荣祥教授虽年长于我,但我或近或远目睹他是如何自己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文化学者、大学教授的人生轨迹。此刻,我想到花园里被侍弄的草,开着绚丽的花朵,而荣祥兄当年如花园墙外的一棵荒草,硬是让自己疯长为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有意思并神奇的是,居然不知什么时间莫名其妙地挺拔在大学校园里,俨然成为一道耐人寻味的风景。我当年见到他时,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也刚从乡下调到城里,没有一丝抱怨,在一个不是研究学问的地方,每天以三五千字的文字量,推进着把自己从小草变成为大树的涅槃和再生的进程。我那时痴迷于现代诗歌的写作,说实话,虽也同样有萧萧班马鸣的悲怆,但我当时并不没看好他文化社会学研究的前途,甚至我担心他会滑到为主流意识形态加注释的歧途。历尽劫波兄弟在,二十五六年后,从青丝到白发,在经历了什么却依旧执着的中年人的倦怠里,我们作为幸存者,发现了在经历了恶性商业化无边而凋敝的冰川季,对方或如莎翁笔下的哈姆雷特,或如与风车大战的唐吉歌德,皆成为守望文化的稀有动物,有些惺惺惜惜的敬重。亦如莎翁笔下的哈姆雷特所言,倒霉的我也要担起重整乾坤的责任,我引以为杨兄荣祥教授为幸存下来的战友。三十多年来,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废墟上,杨兄从文化社会学发力,以当下全球化的理性视觉,用一己之力建构一个在中国当下有意义的世界,为无家可归的人类弃儿给一个活下去的安慰和出路。

  杨兄气格高拔逸远,眼力卓越不群,功德无边矣!这不是我的溢美之词,有他的著作为证:《与圣人私语》,作家出版社,2011年4月版;《与美神共舞》,民族出版社,2000年10月版;《文化社会生态论》,吉林人民出版社,2011年7月版;《中华元典新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1月版;《著名修辞学家吴士文学术年谱》(合编),吉林电子出版社,2011年10月版;《汉语修辞格文化特征论析》(编著),东北大学出版社,2015年10月版;《工会主席》(合著,长篇小说),作家出版社,1997年12月版。杨兄是孤独的,与他对话者,几乎都是生活在遥远年代里的圣贤和先哲,因为他致力重建陷入迷失状态的当代中国文化精神,赋予当下人活着和进取的意义和价值,这份孤独让我想起草原上沉默且卧着的雄狮,他不会与猎狗和角马为伍。杨兄荣祥教授又是从容的,他能从容对待这个急剧变革的时代,他能包容对待世俗社会的急功急利、不公和迷失,他能宽容对待虽然清醒总有无力感的自己,深刻而全视角,平和而锋芒内敛,负重而抬头看路,智慧而诚以待人,精于观察而心胸开阔,志存高远而脚踏实地,大哉,杨兄荣祥教授矣!与杨兄荣祥教授一样,近年不断被邀参加不少座谈会、研讨会,我常常疲于应付,杨兄荣祥教授则不一样,每每写成卡片,真诚严谨对待每一次活动,他的阐述既全面又切中要害,具有很高的学术性,对与会者有春风化雨的作用,这位文化学者把枝叶逸出校园。年近花甲,杨兄荣祥教授还在完善作为士和儒的人格构成,他的生活充满趣味,学术研究的间隙,他时而执墨,时而抚琴,每每举杯尽兴而归,朴素自在如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潜再世。”两年前,我对杨教授的学人人生的造像有效,我期待着他的自我塑造更加完美有韵致。

  第二,以充盈钦定词谱为目标,标显在当代文人与中国古典文人平起平坐的诗写能力。我毕业丹东师专中文系,当年也背诵过《唐诗三百首》,对于古典诗词也有一定的修养,但我必须老实说,我对古典诗词研究远远不及《钦定词谱》这个知识点,杨教授令人惊讶,不仅深入到此知识点上,而且有尊严按照《钦定词谱》的格律要求,很体面按照词谱中每调的第一体为准填词,也就有了《一笠翁词稿》的826首词。康熙皇帝钦定的词谱826调,2306变体,杨教授按照词谱中每调的第一体为准填词826首,别人会提出这样填词有何意义,杨教授心怀远大,无非他要在当下复活一个具有古典意义的才学过人的且德艺双馨的理想中国文人学人的形象,敢与古人平起平坐,没有才情不行,没有但是不行,没有深厚的功力不行,填写826首钦定词谱,让人佩服的地方在此。我个人偶尔也写些古体诗歌,因为做一个有修养的中国文人,有点作诗填词的本事,这个努力没有任何问题。新文化运动之后,在大学教授们的笔下,作诗填词不是基本功,却成了奢望,这样不知所来,不能不令我们深思。杨教授深入古典内里,敢于善于与古人下对手棋,我由衷赞佩。

  第三,杨教授词创作基本美学原则放弃诗言志坚持词言情。我个人不喜欢孔夫子的诗言志,因为诗歌会本体论,很容易政治挂帅,坚持主旋律,诗歌被政治和主流意识形态的驾控,我不是彻底反对诗言志,毛主席作为伟大的政治家诗言志词言志,是他波澜壮阔的革命生涯的艺术再现,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写的非常好,作为一般作者,你没有那个格局,就要选择你的审美方式,不要跟风。我对诗言志的反感是来源于对文革政治诗歌的反动,我和杨教授都赞同孙绍振写于上个世纪八十年初的诗歌观点:“不屑于作时代精神的传声筒”,“不屑于表现自我情感世界以外的丰功伟绩”。杨教授不跟政治风向标,安心地守住自己的内心世界,写自己的小情感、小情怀,但却是真情感、真情怀。将词的创作审美基本界定在缘情的审美范围。

  第四,把创作放在平和清静无碍的心态中,诗意自然的凝结生根开花结果。每一天填两三首词是很难的,因为你很难保持始终处于最佳创作状态。好在杨教授吃透古典,吃透词格,阅历丰富,学养深厚,写自己所见所闻所感所悟,笔调轻松,诗写的内容清新可人,与上一部词集相比,就显得更加驾轻就熟,化用古典完全属于自己的血液,没有膈应或滞留在古代诗人诗意诗句上。我一直担心写作节奏太快了不好,很容易出现沉淀不够的问题,现在看这种担心有些多余。诗人之所以是诗人,在于具不具有诗性思维能力,有了诗性思维能力,就有作为手艺人生产加工诗歌的能力,诗人就成了诗歌的加工厂或生产车间,所以黑格尔说,艺术是心灵的创造。

  第五,与杨教授探讨他的主体文学追求。杨教授塑按照中国古典文人人格,不断地塑造自我,这种努力值得称道。与此同时,人生确定的目标肯定有主次,成为全才或者为所有领域的顶尖人才几乎不可能,我个人觉得杨教授成为词人、箫者、琴者、书家,都没有问题,对于杨教授个人而言,主体价值是文化学者,是丹东地区文艺评论的领军人物。有人说中国古典诗词是农耕文明的产物,不一定全对,但是是有道理的,新文化运动中,胡适提出的八不主义的白话诗理论,我们也有反思,我觉得可以得出这样基本结论:古体诗词肯定不是反映当下社会生活的最佳方式,因为古体诗词只能体现传统性,一定程度体现当下性,难以充分体现现代性,这是结构性的弊端。另外我们生活在当下,古典的诗意诗意要回到唐宋时代,身心分裂,身在现代社会中,心灵在唐宋时代,很别扭。这些年,古体诗词很活跃,其原因在于古体诗词是具有中国审美意味的文学载体,弥补新诗恶性西化的偏差,但是总体上还是一种过气的文学样式。许多人沉浸在复古主义的幻梦中,醒与不醒是每个人的权力和兴趣,与我无关。作为朋友,我只是建议,杨教授把填词、练书法、吹箫、抚琴当做一种高雅的乐趣,还是要集中力量在文化学研究、文艺评论、地域文化研究上发力,这是我和更多了解你的朋友的真诚期待。

  作者简介:黄文科,满族,1962年生,现任职丹东市地方志办公室,诗人、诗评家。出版诗集《生活事件》等11部;出版文学评论集《在诗中等你》、《九月花开》(与人合集)、《与缪斯凝神》;主编文史书籍《丹东抗日游击区》等20余部。

  注:因多有询购《一笠翁词稿》者,现提供微信,可添加好友联系咨询:Rongxiang5678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华诗词网校 ( 冀ICP备12021185号-5 )

GMT+8, 2018-10-17 03: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