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诗词网校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7|回复: 0

韦散木:江湜诗选评(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5 10: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湜 (shí )(1818——1866)清代诗人。字持正,又字弢叔,别署龙湫院行者,长洲(今江苏苏州)人,诸生。三与乡试,皆不第,出为幕友,历山东、福建等省。在京师得亲戚资助,捐得浙江候补县丞。咸丰十年,奔走避兵,忧愤而死。有《伏敔堂诗录》。
  
  江湜诗选(下)
  子曰诗社   韦散木 评
  
  安得
  安得山深一万重,缘云更住最高峰。
  草衣木食苟得活,牧叟樵童随所从。
  不尔扬帆绝沧海,一逢穷岛窜孤踪。
  更休回看人间世,万派惊波滚毒龙。
  韦评:飘逸潇洒。无论诗思、章法、用笔,皆从心所欲,是为不羁。
  
  蔡妪诗(并序)
  建安县民家蔡妪,年百有四岁,见玄孙矣,而聪明不衰。余携小女过其门,老人喜为提抱,为赋一诗。
  世间男寿不如女,男非殉利即殉名。女寿百岁亦难得,蔡妪今有百四龄。建州山清土俗厚,民妇抱德淑且贞。山居寡营易生计,足一百年看太平。试观慈眼合佛相,头面亦殊他妇形。鸡皮鹤发自精彩,口无含齿音犹清。曾孙之子走绕膝,一家五代多男丁。我持小女向之拜,以手接抱怜其婴。祝婴他日寿如己,老人多寿还多情。我情岂暇寿我女,自伤久客违亲庭。今年老母正六十,劬劳宿疾中年生。焉能形体若此固,与父偕寿无亏盈。人间封诰何足取,空有佩服垂珠缨。愿将妪寿祝我母,归家先制斑衣成。
  韦评:夹叙夹议,由此及彼,波澜兴动,乃成篇章。
  
  桐庐
  严陵台下秋水生,桐庐道上风吹晴。
  日投孤嶂敛晚照,天入寒江仍夜明。
  有生苦遭造物弄,随境一发诗人情。
  三年今日成归去,还似扁舟梦里行。
  韦评:颈联气大力沉。整体则由轻入,渐渐加重,重而后轻出收尾。
  
  遇李一山士龙被酒后有作
  忆昔与君同作客,明湖水木看明瑟。时时载酒历下亭,鹊山影落杯中碧。是时年少各气盛,诗酒莺花若性命。犯夜奚辞醉尉呵,遨头每与春人竞。昔游若梦十二年,济南回首隔烽烟。思君话旧不可得,忽漫相逢吴市前。喜君意气真我友,谈次精神益抖擞。高才不合隐蒿蓬,皇路方看绾纶绶。我亦饥驱不自休,一官将去古杭州。西湖更比明湖好,惜无君来同我游。此后相睽复相忆,拘官命驾何由得。且斗尊前现在身,一轮秋月风吹仄。
  韦评:落拓激昂,波澜既兴,骀荡起伏。
  
  乙卯秋日艮山有一诗寄我闽中诗未寄达
  今日于遗稿中见之洒泪作同韵一首
  寄焚灵右以呈冥鉴
  我有翻江倒海之清泪,哭君欲使黄泉知。更倾余滴磨墨汁,写亿万本招魂词。引君精灵来梦寐,化我气质绝瑕疵。坐怀此意读遗稿,正见寄我闽中诗。诗词婉笃亟相勉,鞭策庸懦真吾诗。此诗此心合报答,敢以生死忘交期。我今行年正四十,玩愒已到无闻时。出惊世变身有累,入忧亲老家无赀。卑官意在营一饱,磨尽志气同蚩蚩。平生到此丛百愧,况忧陷溺兼尘羁。朅来湖山清绝地,却牵愁绪如乱丝。文人结习好吟讽,玩物丧志责莫辞。感君遗语方寻思,百年飘瞥如飚驰。欲追来者悱愤迟,小人之归贤人嗤,我心悲矣谁知之。呜呼,我有翻江倒海之清泪,而陈词哽咽徒如斯。
  韦评:陈词凄切,行笔急徐得体,首尾遥遥呼应,章法自妙。哀戚之情徐徐托出,当作祭文读。
  
  送桐孙之桐庐
  子陵故人作天子,一竿自钓桐江水。而我故人为达官,便插手版来相干。古今人固不相及,穷士兹时难特立。君游桐江登钓台,为借渔竿持寄来,非君知我更谁哉?
  韦评:由古及今,今昔对比,遂生感慨。前六句反说,似欲怨故人,其实不然;末三句正说,欲扬先抑,尤见情谊。
  
  僮言
  有僮从我来,今朝告我去。问汝去何方,曰寻吃饭处。典我衣与裳,犹可七日粮。更为五日留,于汝亦不伤。答言身作仆,原是逐口腹。从主杭州来,百饭百不肉。不肉还是可,不饭愁杀我。欲去哪复留,坐待不举火。况主官太卑,直同舆与佁。舆佁复役我,岂非欺我哉?他官作计全。挟赀累万千。以母钱为官,自可招子钱。主今空两手,饿来却张口。除是吸西湖,西风吸得否?何路不稍宽,必做虱样官?冬衣既典尽,冬至方严寒。僮言一何直,主人重叹息。彼以饥故逃,我饥逃不得。
  韦评:僮告-主问-僮答-主求-僮再对答-主叹,全篇层层对话问答,一气贯通,不做修饰,却令人感慨万端。诗不畏直白,而畏情境不真,真诗直捅人心,触及人情,以发共鸣。
  
  此日
  愿将岁月付来生,好作农夫乐太平。
  此日乾坤方着我,中年骨肉若为情。
  酒还无当忘忧用,诗已新传变徵声。
  欲赴家中共饥渴,苍茫水路隔三程。
  韦评:由清壮变凄切悲壮,变徵之调,与荆、高为徒,不胜莽苍悲壮。
  
  新年忆幼时二事
  忆昔五六龄,顶发绾双髻。新年上学前,老仆抱看戏。戏演汉朝官,归来劣能记。遂招邻儿群,自演向庭际。剪毛为鸡翘,截竹当马骑。偷裂旧罗衫,作旗自摇曳。鸡翘一儿插,便称汉皇帝。一儿作大官,数儿作皂隶。小官捉到我,初时亦可意。因成一场剧,蹁跹傍阶砌。忽呼大官来,小官拜伏地。我乃心不甘,见辱悔于既。起持所骑竹,打折邻儿臂。时有某姻翁,旁观见嗟异。谓此儿戏日,早具丈夫气。乃与吾翁约,他时以女娶。此事卅六年,回首记纤细。岂意大蹉跎,真作拜尘吏。儿时志何如,可笑亦可涕。寄书谢姻翁,幸未为君婿。
  
  忆昔十一龄,新年大里塾。童心慕嬉游,塾师与束缚。时有小聪慧,偷看本草熟。复取火珠林,占法学郭璞。塾师见而怒,童蒙以正告。曰汝宜雪儒,儒非医卜属。出治比伊吕,入圣辨朱陆。摛文仿班扬,诂经守郑服。用是显于时,润身兼润屋。因授一编书,实维四库目。目隶五万卷,卅年始竟读。不料读竟时,得官由入粟。粟少官苦卑,用世等舆仆。却忆所读书,满胸自扪摸。一字不入用,好付高阁束。因疑四库外,有书弋利禄。师独秘不传,我故昧所学。所学非所用,固宜穷且辱。师诚欺我哉,一误万难赎。何如弗领教,小志就医卜。
  韦评:二事俱用今昔对比,所叹今昔俱非。其一童剧婚约之事,用调诙谐;其二读书择业之事,用调严肃,正如红白二脸唱戏,唱罢感慨万千。于今日社会,不无可鉴之处。
  
  子长作西湖图见寄以诗奉答
  顾君偕我来西湖,归去急写西湖图。西湖之景因我得,图成可赠他人乎?果然寄此幅,水墨云模糊。南高峰高孤山孤,湖心水色平平铺。中有一船依茭芦,船中人非白与苏,乃是落拓今之吾。吾游西湖复入画,此身信与天为徒。天方以湖慰孤愤,使发笑傲于穷途。顾君会此意,所以点笔粗。不写春堤妍丽景,只作老树依崖枯。惜君寄画为我娱,不知我穷但有七尺躯。客中之屋无钱租,家中四壁今亦无。得君此画何处挂?苍茫四顾空嗟呼。呜呼西湖之图悬之卧游不可得,吾还去游真西湖,仰天醉酒歌乌乌。
  韦评:笔力纵横,翻转愈妙!末七句至末四句,一贫以至于无壁挂画,真吾此时北漂之写照!可谓两百年后知音也。
  
  子长复寄韬光图又成一首
  韬光禅师坐禅处,其地今以韬光名。径幽日听风竹响,山高远见秋潮生。顾君从余一登览,满胸画意先经营。山中旧藏一图在,僧指作者人姓瑛。君归即仿瑛老笔,皴法瘦硬山纵横。是宜即送寺僧去,与旧一图争谁精。题诗纸背却寄我,使我感叹愁冠缨。世间好境须身住,重在山水图为轻。韬光僧如得此卷,妙有真境相发明。而我住山不可得,抱图怅望空含情。此如鳏夫慕佳偶,却听邻舍钗环声。顾君顾君若画我,先作一座杭州城。城中潭潭达官署,署中一士依寒檠。破窗尘几积公牍,窗外来者奴仆并。但愁此图人笑倒,龌龊更使山灵惊。明朝移文勒岩谷,并阻韬光寺里行。
  韦评:前半部写实,后半部发挥想象,调虽谐俗,笑中有泪,其黑色幽默之谓欤?
  
  福州府席上
  自讶烽烟际处身,论文樽酒此何因?
  便须烂醉华筵上,不念江南人食人。
  韦评:借酒消痛,乃见惨痛之极。
  
  奉题树人先生告天图
  事事可告人,闻公之学醇乎醇。事事可告天,清献之学几大贤。我读名臣言行录,贤者有怀常不足。总是畏天一片心,出身力造生民福。侍公数年窥公深,蔼然仁者公之心。一仁所发备众德,如一木之化邓林。公之仁心天可告,天乃默眷予美报。风涛戎马十余年,身劳心安是其效。寿而焘后弥康强,泽及万物非一方。一方无福公适去,东南自此无苏杭。我无早见心愚蒙,不负父母先随公。蓼莪已废念罔极,空以残喘重相从。赤子无告公所悯,况我哀痛日夕缠心胸。
  韦评:虽应酬之作,亦不马虎应付。有板有眼。章法及旨意,俱在笔前酝酿,故下笔流畅舒坦,气韵盘旋而下,无有障碍。
  
  对衰柳作
  乱后我头白,霜中柳叶黄。
  柳衰复春气,我老只殊方。
  使我化为柳,恐天长雨霜。
  呼僮问酒价,一醉与相忘。
  韦评:中间两联承转而气不断,高明!
  
  冬夜三首
  冬斋伏案偶凝思,适忆童年励学时。
  贫觉灯边书有味,寒生夜半足先知。
  是时老母坐相课,端为缝衣睡更迟。
  已矣余生无报答,又将呜咽写为诗。
  
  我翁客授不家食,岁晚归来课艺勤。
  未必誉儿真有癖,尝因对客命为文。
  科名原不关吾道,着述何当慰府君。
  此日灯前惟有泣,传家一集并遭焚。
  
  负手苍茫绕室行,也知两大最无情。
  百千万变青灯在,四十五年白发生。
  怨有呵天若云气,泪如到海作潮声。
  福安书至伤心极,尚望江南一日平。
  韦评:律诗一气呵成。三首分及家事,其一写其母,其二写其父,其三自况,种种哀愁,每首皆有惊人之句。
  
  后哀六首
  十二月初四日,二弟、六弟领眷口由沪航海到闽。作此六诗以前,有志哀九首,题为后哀云。
  
  吾生惟有哀而已,双鹊无端来送喜。心知骨肉贼中来,所痛九原独不起。死者不可生,生者幸无死。不死者来复相见,以此志哀哀至矣。古者大夫有出奔,哭于家庙告祖祢。我家匿在草莽久,只作逃亡村户比。三年得出固自难,何日能归岂可儗。从今尽室望江南,皇朝舆地我乡里。直愁长作异方人,去乡将以我为始,丘墓他年孰料理?语鹊莫送喜,吾生惟有哀而已。
  
  黄浦口,夷船开。五虎门,夷船来。夷船载人若载货,得钱乃许登南台。一船之费百金罄,陆居无屋真难哉!此时相持不暇哭,且先引入城南隈。北风凄厉西日颓,八口委巷同徘徊。叩门告主人,愿赁一廛栖。吾侪且免露莽宿,朽坏不记椽与榱。主人授屋去,听我啼饥孩。海船掀簸苦呕逆,渠自虚腹非其乖。贼中来时弃却釜,借釜煮糜邻人猜。嗟此一家之流民,非我自恤谁相哀。
  
  荜门栖未定,新月已斜入。照我与两弟,相持作悲泣。是时肩不知所倚,足不知所立,口不知所呿,手不知所执。唯有一心独知痛,听说家中难初及。便将放声哭,所恐惊四邻。喉中气不绝,终觉声难吞。地上去天八万里,安得如云六翮生吾身,飞而上哭俾天闻。即挽天河注为泪,滴地烂尽寒草根,使我行处长无春。
  
  弟兄对泣处,感动来阿福。渠实不知悲。而犹泪簌簌。问知江乡贼过后,十村乃存数家屋。焦椽煨栋火之余,犹易得薪难得谷。村人田荒犹获稗,应比我家后枵腹。向来戚懿凡几人,不是出亡即鬼箓。此际汝曹生命促,吾弟手援一丝续。危乎复得有今朝,如梦如醒一反覆。可惜闽中天,亦自不雨粟。且诳阿福俾勿哭,将有野蚕成茧作汝服。
  
  皇天有冬令,朔风鸣萧萧。吹动大瀛海,送我骨肉凌洪涛。海艘既到风不息,却使我听寒者号。饥寒汝有命,岂比兵火犹能逃?晨来具清酌,便撷溪上毛。无家之人设家祭,告我兄弟无恙重相遭。寻常读礼经,不知丧乱之礼何科条。如今先灵在故里,而我反在他乡招。他乡招魂即有说,安能缩地祭墓酒一浇?风为我悲止复作,当门枯树还刁刁。
  
  此邦可以无寓公,吴下不可无遗黎。天如着意独留我,九死曾不填沟溪。男儿读书欲济世,将使四海安耕犁。志迂身老遘家难,晚与妻妾重提携。悲来望吴会,浩浩风尘迷。东南此日适生我,岂直使之吟乱离。夜半不能寐,喔喔闻荒鸡。昨梦上书自荐达,九关虎豹将人挤。悲不泄,心日结。愿将身骨化寒铁,直至天荒地老时,此心此铁乃俱灭。
  韦按:前有《志哀九首》,为太平天国攻陷苏州,江家既破,老亲留守,遣其八弟逃亡,以存宗祀,时诗人在杭州,未得其八弟消息,故忧愤家国时事,作古诗九首。因文辞稍质,如结绳记事,吾遂不录。此六首章法波澜较为起伏,录之以窥诗人悲苦忧愤之况。
  
  今我二首
  仙人不死方,我今不愿得。
  得之以长生,衔悲更何极?
  
  西方极乐国,我今不愿往。
  往则回头时,东方哪忍想?
  韦评:此诗写于太平天国攻陷苏州后,江父被太平军所杀,其母与一妹亦投水殉节而亡。遭此丧乱,诗人悲痛,凝泪成此二首。读之乃知诗人何以“不愿”。其诗虽短,而悲恨极长。
  
  寄表丈彭文敬公灵右五首其二
  捧公八行书,堕我两行泪。公书湿在纸,我泪湿在地。在纸寄来干,在地不可寄。泪乎入黄泉,达我哭公意。地下庸鬼多,此哭鬼所忌。
  韦评:层层推倒,环环相扣,章法极妙!
  
  拟寒山诗二十首
  江南有富翁,认钱作主人。将身为之奴,服役不惮勤。一朝陵谷变,钱为盗所有。奴乎失其主,身如病狂走。
  
  张三作窃去,忽建六纛回。李四拥八驺,新自为贼来。天地乐包容,谁论才不才?有口欲谈之,不如衔酒杯。
  
  书生苦好书,终日仰屋梁。饥来不知忧,谓有禹余粮。禹粮是虚名,诳此文字肠。肠空众秽尽,轧轧方成章。
  
  我生无一椽,亦无钱赁屋。然计四十年,无一夕露宿。始悟人有身,不须居是卜。壁上黏蜗牛,彼方累于壳。
  
  古墓犁为田,培田筑为屋。墓中人有知,争地且兴狱。所幸今古隔,各不知谁孰。天与平其争,日月如转毂。
  
  妻不共甘苦,在家如坐宾。小女性差慧,食贫知习勤。勿以女为喜,而对妻作嗔。相与有瓜葛,均是夙世因。
  
  隔于一夕睡,昨日如前生。明日亦如此,今日空含情。由来造化炉,不铸长生形。君看白日落,君听黄鸡鸣。
  
  牛哀化为虎,一人已不祥。今看百万众,同日变虎狼。虎狼再为人,知复在何日?合掌赞荀卿,性恶是铁笔。
  
  仆持客刺入,主人怒其仆:何不为我辞,劳我具冠服。出乃握客手,若恨来不数。相对笑嘻嘻,谁知真面目。
  
  东家一儿生,西家一翁死。同时听歌哭,去来分彼此。勿为翁去悲,勿为儿生喜。出入造化中,当有先后耳。
  
  铁船泛天河,万万无此理。耶稣欲行教,岂但铁船比。世变浩无涯,谁能究终始?西北有高楼,今在东南起。
  
  良玉产于阗,华燿美人首。美人作黄土,忽已百年久。玉有再出时,人谁骨不休?当劝好色人,生前但饮酒。
  
  英雄遇恶少,胯下有匍匐。恶少买得官,我与为僚属。虽无胯下形,岂免七尺辱?南山有樵夫,长歌狎麋鹿。
  
  盗来入富家,未免凶杀人。富家子如盗,相害还相亲。凡物当去时,必以人为因。所以汉魏朝,认贼作良臣。
  
  欲捞水中月,因铸黄金盆。人情爱浮华,物力何足论?可怜锦绣里,俄成草棘村。误他春燕归,难觅前年门。
  
  向民括兵饷,如向羊徵裘。裘乃羊之皮,剥割群羊愁。不知饿虎来,羊亦不自谋。赀财贼掠尽,飒飒空村秋。
  
  眼见一种人,亲身被盗来。却学盗之道,猎取人间财。太行与孟门,在胸高崔嵬。人心乱后险,天运何时回?
  
  佛见路旁金,呼为大毒蛇。贫儿不之信,囊取归其家。被人指为盗,诬治楚毒加。始悟佛言是,蛇者非金耶!
  
  狐千年为人,人千年为仙。人狐共学道,难易悬殊焉。然人嗜欲纷,而狐志专一。有狐变人时,无人作仙日。
  
  楚王请熊蹯,不知禄已尽。禄有未尽者,翳桑遇赵盾。禄籍谁所司,不令人先知。先知斯息营,如在怀葛时。
  韦评:我初读及此眼前一亮,拍案叫绝,叹曰:诗竟可有如此写法!时我未曾读寒山僧诗也。后专程网购寒山诗集读毕,稍觉寒山诗集亦有佳作,然病在章节芜杂而旨趣单调。江氏真得其精髓矣,二十首各有指向,更非一律。另,寒山诗虽云为唐代之白话诗,然我以为与今日白话诗词,相差甚远。其一,寒山诗意白俗,而行笔句法尚文质彬彬,与今日口水诗、老干体、不可道里计;二,寒山诗虽说理,多诙谐有趣,而老干体白话诗词多枯燥、直呼口号,不忍卒读。三,寒山虽五言七言八句,偶作五、七律,但多为古诗,押仄韵极多,表现亦灵活;今之老干体虽标榜五律、七律,然仅套格律,呆板至极。
  
  宥蜘蛛
  蜘蛛布网行,团团如磨牛。网成坐虚空,静待飞虫投。一黏辄奔攫,更出丝相兜。既使不得脱,盬脑将皮留。昨晨白蝴蝶,庭际逍遥游。忽遭黏两翅,不复梦庄周。夏月雨虫多,??成众囚。蜻蜓供大嚼,白鸟真其羞。看彼残贼性,若与群生讐。言斩孤竹竿,七尺为竿头。巡檐抉其网,庶解群飞愁。岂知檐瓦隙,尚有余丝抽。明晨复来看,依旧张罝罘。因悲天生人,有智能出谋。兵荒更网利,机械何时休?掷竿宥蜘蛛,浩荡生民忧。
  韦评:咏物诗。好在能联系现实,发挥诗人同情弱者,悲悯情怀,以致心忧天下生民,此可谓大爱也!
  
  又赠陈生诰
  我以学致穷,今老更无奈。尚教人读书,大似不相爱。然遇一佳士,不禁劝之再。譬如嗜酒人,见人饮亦快。翁洋有陈生,近在一里内。十步有芳草,是芳即可佩。今溷鱼盐乡,已似杂萧艾。勉彼益读书,乃以家贫对。我意大不然,笑其所见隘。贫乃士之福,饥寒资磨淬。古来英杰人,激发凡几辈。富儿握牙筹,多藏作灾怪。金气锢终身,不贫反是害。生时闻我言,意气一慷慨。归去仰屋梁,屋若为之大。从此金石声,渊渊出墙外。
  韦评:推心置腹,谆谆教导,贫师穷生之情益见其真。
  
  舟中望孤屿作
  又看孤屿在中流,双塔凌波势欲浮。
  天与瓯江自千古,我思谢客不同游。
  潮平别浦帆初落,野阔孤飞鸟亦愁。
  蓦地乡心来一片,明朝题上孟公楼。
  韦评:工稳。颔联气大。
  
  眷口自福州至温其二
  乱来何地可为家?不及门前一树鸦。
  鸦有定栖同日夕,人今惊散各天涯。
  沧波路远牵魂梦,薄宦心违足怨嗟。
  念汝归寻旧闾里,江城十月雪如花。
  韦评:前四句,如书法草书一笔连带直下,绵绵不断。五六句如左右两点顾盼呼应,末二句亦一笔收尾,笔尽而意韵不绝。
  
  五塔
  温州城外有五塔,其二并立水中央。其三各据一山顶,远望总如春笋长。我舟前行一十里,看塔如笋拔地起。路行一里高一尺,十尺之笋成竹矣。塔长如竹已进城,五塔排立如相迎。明朝出城复送我,嗟尔五塔何多情。塔自多情我自愁,频年来往几时休?梦中故里虎丘塔,亦自临流引客舟。
  韦评:总-分-总-远-近-远,章法秩序井然!推此及彼,譬如打太极拳,一招一式,刚柔相济,妙在圆融。
  
  至地团叶村
  试屐踏鸥沙,天涯又海涯。
  村人都姓叶,咸水漫煎茶。
  正月春还早,平生鬓已华。
  凭何慰流落,岛外灿云霞。
  韦评:颔联大俗特俗,俗到此境,反觉是真风雅。雅俗共赏,乃是最难到之境界。
  
  重至杭州
  身如梦境又杭州,去日烽烟逼戍楼。
  浩劫晋升亲着眼,中年不死此回头。
  自然人事与时变,如旧江潮拍岸流。
  老我无才堪世役,西湖重为洗诗愁。
  韦评:第四句极其悲壮,切题。
  
  续拟寒山诗二十首
  人有欲贷钱,与人联族谱。及乎钱入手,此谱弃如土。亦有孙与李,结盟为酒肉。明朝酒肉尽,孙死李不哭。
  
  眼见慕势人,求入不可得。利彼体生痔,而以舐树德。凡事非人情,此中最叵测。要离妻可燔,乐羊子可食。
  
  百年以上人,若从地下起。所见惟曾孙,其余尽死矣。如此则大悲,将谓不如死。是以天生人,限以百年止。
  
  一人力种粟,夏耘如火煎。一人坐而饱,食粟尽百年。彼苦此何乐,原有前世缘。我以道眼观,均之为可怜。
  
  眼前荆棘地,昔年楼与台。同乐歌舞人,过之能弗哀。哀者方驻足,适有仙人来。笑他生世短,但见此一回。
  
  利欲锢人心,如热毒在肠。一遭大患难,犹饮巴豆汤。泻之毒斯解,先得心清凉。十年读书功,吾知未足方。
  
  瞽者擿埴行,导路以竿木。竿木揣得处,便可进其足。妙在目无见,以竿作之目。若是有目人,反有穷途哭。
  
  魄强记诵博,魂强着作精。有种昏愚人,魂魄如未生。独逢金银气,豁焉心内明。虽然莫笑他,未碍为公卿。
  
  某甲善狎邪,能得名妓意。妓以名故骄,事之良不易。百端既尽欢,其术盖已秘。某乙窃学之,入官为能吏。
  
  杭城绝粮日,食狗无一存。到今百里内,得狗如获麟。因知狗虽贱,亦要生逢辰。哀哉城外骨,昔日城中人。
  
  今生人食羊,来生羊食人。人羊互相啖,冤报常相因。眼见凶恶徒,噬人为膳羞。我作转轮王,为尔来生愁。
  
  巴蛇欲吞象,岂自量其腹?万生渴贪利。竭海不盈慾。天为不及生,地为不及育。所以大乱起,余灾被草木。
  
  有丐弄猕猴,使猴自戴冠。跳上白狗背,驰作白马看。丐乃醵人钱,猴乃分余餐。猴乎尔何愚,大似今之官。
  
  使小人变法,而君子守之。荆公误苍生,其误由于兹。寄语宰官身,慎取在学术。学术杀人时,比于水火烈。
  
  群狗卧中庭,主人叱其一。俄看被叱者,已为群狗龁。主人夫何心,岂必怒而叱?狗眼看人时,揣摩一何疾。
  
  郎有别歌姬,姬垂泪簌簌。罗巾染姜汁,背郎拭其目。姜可以取泪,钱可以买哭。望夫化石人,不住黄金屋。
  
  奸伪遇奸伪,如看瞳中人。彼瞳犹此瞳,互照而两真。静居念世态,可笑不足嗔。终当入山去,木石堪相亲。
  
  搜拓秦汉石,悬购商周金。富贵有余贪,向兹嗜好深。古行重仁义,古语皆规箴。试问诸好古,何如持古心。
  
  波斯匿王面,一年一年皱。人无再少时,如日无两昼。枉将露电身,欲借金石寿。惟有青草冢,许汝必成就。
  
  寄书与死人,断无回书来。致人贪痴心,作计到夜台。磨锡作金箔。翦钱为冥财。冥财何鬼得,只益人间灰。
  韦评:妙理妙语妙章。当与前二十首读,则津津有趣味。过瘾!
  
  九日言怀
  十年悲短计,万绪逼良辰。
  青鬓无成事,黄花欲笑人。
  世缘贫更拙,交谊贱时真。
  岁晚衣棉薄,殷勤愧老亲。
  韦评:此江氏少年之作,稍浅稚虚浮,然亦见根底。
  
  拟古九首
  种葛丘园中,三月葛离离。五月葛长成,采采织为。今年海风多,盛夏无炎曦。轻衫怯朝寒,修带曳凉飔。步褐且不暖,我葛为谁衣?持葛改作巾,贩巾游南夷。行行适瓯越,祝发如牟尼。回车长叹息,抱此将何依?时事适相左,群嗤种葛非。当时若种菽,子熟然其萁。权利虽不如,愿得充人饥。
  
  南山有遗老,荒草闭闲门。苔径不通俗,自印麻鞋痕。夕阳荷长鑱,?药苍松根。时分猿狖饮,或从麋鹿蹲。形劳神自逸,身贱道为尊。衿带目庄老,独游无穷门。我欲从之去,达生罢营魂。
  
  恶少业罗雀,日暮山前过。设粟为之媒,结罗高山坡。黄雀上坡飞,见粟不见罗。举群欢一饱,遑复计其佗。势急不及飞,捐生什佰多。性命岂不重,竟为口食讹。我心悲物愚,两手空摩挲。利剑不我操,奈尔黄雀何?
  
  赤骥夜房星,生长阴山麓。虺尾更龙鳞,筋多若无肉。翼足蹑飞云,所向无水陆。自负出群材,千里日往复。风尘一失所,驽骀共碌碌。足苶卧荒郊,背疮任鸦啄。饮水照长河,旋毛如猬缩。伏枥岂不闲,英心愿金镞。即今延肌躯,何暇计美恶?俯首伏盐车,主人犹不足。啧啧驴犊贤,食刍不食粟。
  
  野花不争艳,自媚空山姿。春风吹不到,背水时一枝。我心吊遗逸,愿言赠所思。物贱世所轻,缄情无尽时。
  
  桂实不充饥,竹米亦难食。菱丝与蔏絮,终不任絍绩。绩学须适用,浮华自戕贼。何为风愈糜,士行尚夸饰。广厦不蔽风,雕绘橑与杙。虚车不戒辖,疏毂画其轼。洵美非所用,识者为叹息。
  
  南山有玄鹤,北山有青鸾。同抱俗外姿,各具凌云翰。鸾翔蚤得地,尝食青琅玕。雨淋鹤苦饥,冰翅艰飞抟。腐鼠顾方吓,不食鸣声酸。翩翩思相投,中道仍盘桓。气类岂不同,焉知彼所观。交疏易生疑,将为非意干。愧彼野雀翁,啄啅召同欢。
  
  蓬蒿有儒者,终日垂黄帘。读书不甚解,得意忘蹄筌。乌下机心息,草长生意全。秉性不谐俗,颓然安其偏。叩门时有营,乞食非乞怜。门前达长安,车马何翩翩。少年冠绿帻,锦带跨银鞯。长楸斗鸡道,行乐方青年。甘为君辈嗤,贱子守拙言。
  
  北邙多枯冢,鳞次若山阜。阴阴松柏林,何人奠荒酒。残碑仆道旁,薤叶拳科斗。借问谁家墓,簪缨十八九。行人寄惆怅,地下还知否?天阴磷火青,错杂无先后。游魂不墓栖,野圹狡狐走。人生满百年,终须此辈偶。当时富贵儿,一死复何有?
  韦评:江氏少作,汉魏晋古体诗写法,味醇理正!得真功夫!
  
  惊瘦
  瘦与秋相期,入秋瘦三月。幸无两度秋,否则并销骨。我慕古贤人,着书语成铁。说理德如韶,叹彼牙齿洁。一卷养性命,相携无断绝。但恨多病身,力与心为逆。彼理怨不瘦,我神运将竭。书囊不着火,烁人一何卒。寄口文字中,求肥计反拙。
  韦评:章法不急不慢,步骤紧致。
  
  绝句
  雨燕呢喃午睡余,溪云翳竹堕徐徐。
  昨宵春涨添三尺,门外桃花卖鳜鱼。
  韦评:清艳,韵味在中晚唐张志和与清初王渔洋之间。此江氏少作,晚年沉痛悲戚太多,不复此调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华诗词网校 ( 冀ICP备12021185号-5 )

GMT+8, 2018-12-10 19: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